当前位置: 首页 > 党的建设 > 党群活动
党史百人百事专栏第十九期——西安事变、缪伯英
来源:新乡平原国资综合部     发布日期:2021-04-29    浏览次数:140次

中国共产党100周年大事记——“一二九”运动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发动兵谏,逼迫蒋介石抗日,是为西安事变,亦称双十二事变。

 在西北担负剿共任务的东北军与西北军厌恶内战,力主抗敌,在全国抗日运动高潮的推动下和中国共产党抗日统一战线政策的影响下,两军领导人张学良、杨虎城主张联合抗日。

1619680267981709.jpg

 

蒋介石于1936年12月4日飞抵西安,要挟张、杨:如不加紧 “剿共”,即将张、杨两部分别调往安徽、福建,由中央军进驻西北。张、杨力劝蒋介石联共抗日,蒋加以拒绝。两位爱国将领遂毅然决定实行兵谏。12月12日凌晨,张学良的卫队进抵蒋介石驻地临潼华清池,与蒋的卫队交火。蒋闻枪声,仓皇越后墙逃走,爬上山坡隐蔽,被张学良的卫队搜索发现后捕获。同时杨虎城部下将留居城中的蒋介石高级党、政、军官员陈诚等10余人拘押。张、杨于12日当即宣布取消“西北剿匪总部”,成立抗日联军西北临时军事委员会,张、杨分任正、副委员长。通电全国提出改组南京国民政府,停止内战,释放救国会领袖及一切政治犯,开放民众爱国运动,保障人民集会、结社自由,实行孙中山遗嘱,召集救国会议等8项主张。

 同时致电中共中央,要求派代表到西安共商团结抗日大计。西安事变发生后,南京国民政府中以何应钦为首的亲日派主张进攻西安,借机扩大事态,夺取蒋介石的统治权力,进一步与日本妥协。英、美帝国主义及亲英、美的宋子文、孔祥熙则希望事变和平解决,以维护蒋介石的统治地位和英、美在华利益。宋子文、宋美龄委托英籍顾问端纳飞西安探视情况。16日,何应钦就任“讨逆军”总司令,并相应作了军事部署,派飞机轰炸西安临近地区。

1619680316880048.jpg

 

西安事变后蒋介石停止了“安内攘外”政策,迫使国民政府进行国共第二次合作,促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12月25日,蒋介石最后获得释放,事件得以和平解决,张学良陪蒋介石夫妇回到洛阳,后转飞南京事变的和平解决,推动了国共两党再次合作,实现团结抗日,中国由此实现了从国内战争到全国抗战的伟大转变。但蒋介石后来背信弃义,使张学良遭长期监禁,杨虎城惨遭杀害。


西安事变历史意义?

西安事变后蒋介石停止了“安内攘外”政策,迫使国民政府进行国共第二次合作,促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西安事变的发生及和平解决,基本结束了长达十年的内战,开始了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进入了一致抗日的新阶段,促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极大的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抗日热情,奠定了全民族抗战的基础,成为由国内战争走向抗日民族战争的转折点,成为时局转换的枢纽。西安事变结束后,毛泽东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说:“我们在西安事变中实际取得了领导地位”。



100位共产党人的故事——缪伯英1619680343211079.jpg


缪伯英(1899年10月21日-1929年10月)女,湖南长沙人,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


1899年10月缪伯英出生于湖南长沙县清泰乡一个贫苦知识分子家庭。父亲缪芸可受维新运动的影响,主张兴办新学,致力于“教育救国”,尤其重视妇女教育问题。父亲的开明意识,给幼时的缪伯英创造了良好的读书条件。

 

1920年初参加了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同年11月,缪伯英又参加了由李大钊组织的北京共产主义小组,成为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女党员。

 

1922年下半年,担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女工部负责人,深入丰台、南口等地,在工人和他们的家属中宣传马克思主义。同年8月,缪伯英遵照党组织的决定,开展党外联合战线工作,负责筹备北京女权运动同盟会,推动妇女争取政治和经济上的平等权利。

1619680400155428.jpg


1923年2月,缪伯英参与领导了京汉铁路北段的总罢工,在罢工遭到北洋军阀政府的血腥镇压后,秘密主持编印了《京汉工人流血记》等宣传品,揭露军阀政府残害工人的暴行。为避开北洋政府的追捕,缪伯英按照党组织的安排回到家乡湖南。


1924年6月,缪伯英回湘后,受聘为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附小主事(即校长)。又任党内要职,并参与湖南省进步妇女团体——省女界联合会的领导工作。


1926年,北京发生“三一八”惨案,缪伯英组织湖南妇女,主持召开追悼北京死难烈士大会,并以“湖南妇女追悼北京死难女烈士大会”的名义,发出通电,呼吁驱除军阀、废除不平等条约、实行民族革命,以告慰烈士英灵。“五卅”运动爆发后,缪伯英已临近分娩,却终日奔忙,指导各校女学生成立了“女子宣传队”“女子纠察队”“女子募捐队”等,夜以继日奔走于大街小巷宣传爱国与革命。

 1619680458745928.png


1927年8月,缪伯英、何孟雄奉调上海,在残酷的白色恐怖中开展地下工作。由于长期清贫而不稳定的生活,缪伯英积劳成疾。


1929年10月缪伯英因突发伤寒病,送医抢救无效,生命垂危之际,她对丈夫何孟雄说:“既以身许党,应为党的事业牺牲,奈何我因病行将逝世,未能战死沙场,真是恨事!孟雄,你要坚决斗争,直到胜利……”年仅30岁的缪伯英,告别了她未竟的事业,溘然辞世,时年30岁。

一年半以后,何孟雄也遭叛徒出卖,同另外23名革命志士被反动派秘密枪杀于上海龙华,史称“龙华二十四烈士”。他们的两个孩子于战火中走失,下落不明。

 

缪伯英的生命只有30个春秋,但她用生命书写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的壮丽“春秋”。同时,她也充分证明了妇女解放的一个规律,只有民族独立、阶级解放,才有妇女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