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党的建设 > 党群活动
党史百人百事第八十二期——迎战国际金融危机、草原英雄小姐妹
来源:新乡平原国资综合部     发布日期:2021-10-25    浏览次数:66次

2010年1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任仲平的署名文章《迎战国际金融危机的“中国答卷”》。大考之年,中国交出了怎样的答卷?

1635125938160868.png

  从2007年开始的美国次贷危机,到2008年演化成一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并且迅速由金融领域扩散到实体经济领域,由美国扩散到世界主要经济体。当全球经济深陷衰退时,外媒却称“中国几乎成为照耀全球经济信心的灯塔”。原因是,中国经济在全球率先实现回升向好,成为世界经济触底反弹的新引擎。那么,为什么会是中国?

  2008年,世界经济面临着二战结束以来的首次负增长。面对经济急剧下滑的颓势,很多国家危讯不断。国际金融权威人士预言:“各国能否有效对付本轮金融危机,关键在于各自的政策效力。”中国经济也遭遇改革开放以来罕有的巨大困难。2008年9月,国际金融危机对我国的冲击迅速加剧,第四季度经济增速出现急剧下滑势头,对外贸易出口困难,就业压力迅速加大。

1635126039599775.png

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密切关注危机的发展态势,作出三个重要判断: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依然存在;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面和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危机给我国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外贸是国际金融危机“重灾区”。中国把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作为转变发展方式的重要契机,以扩大内需为基本立足点,以结构调整为主攻方向,以深化改革为强大动力,以科技创新为重要支持,以改善民生为根本目的。

  经过艰苦努力,2009年年末,中国经济在全球率先实现回升向好。与世界经济下降0.6%形成鲜明对照,中国全年经济增长9.2%。将2008年以来中国近七个季度的GDP增幅连成一条曲线,是一个漂亮的“V型反转”。

1635126066577081.png

 201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超过40万亿,经济总量先后超过德国和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分别增长9.7%和8.9%,人民生活明显改善。

  面对国内外环境的复杂变化和重大风险挑战,党中央紧紧抓住发展这个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优势,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加速推进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国家面貌发生新的历史性变化。

 

 

草原英雄小姐妹

1635126099199807.png

1964年2月9日早晨,内蒙古自治区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新宝力格公社那仁格日勒生产队牧民吴添喜因外出有事,便让他的两个女儿———龙梅和9岁的玉荣代他出门放牧。上午10点多钟,天色还好,龙梅和玉荣赶着羊群出门。雪把草埋住了,羊因为吃不上草,就往前跑。姐妹俩跟着羊群顺风走,渐渐地看不见家了。

中午时分,天气突变,低垂的云层洒下了鹅毛大雪,怒吼着的西北风卷起大雪漫天狂舞。刹那间,白毛风吞没了茫茫的草原。草原上的暴风雪被称作“白毛风”。在这样的天气里如果迷失方向的话,非常容易被冻死或冻伤致残。龙梅和玉荣,冒着刺骨的风雪,急忙拢住羊群,转身往回赶羊。但是狂风暴雪就像一道无形的墙,阻挡着羊群的归路,羊群顺风乱窜。龙梅和玉荣当时有一个共同的信念,那就是别让集体的羊丢掉一只。也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姐妹俩总算把散乱的羊群聚拢在一起。

1635126200128452.png

因极度疲乏,姐妹俩只得找到一个稍微能避风的地方休息一下。不知不觉,龙梅睡着了。深夜,龙梅被冻醒,爬起来一看,羊群、妹妹都不见了。她便一路走一路喊:“妹妹,你在哪儿?”在几百米外看着羊群的玉荣听到姐姐的呼叫声,赶忙答道:“姐姐,我在这儿!”两个人又会合了。再说,吴添喜见两个女儿龙梅、玉荣晚上未归,心急如焚,便请了几位邻居在暴风雪中四处寻找。然而雪夜中的茫茫大草原就像海洋一样,龙梅、玉荣好比沧海一粟,没有任何标识,到哪里去找?吴添喜像疯了一样,留下一句“找不到两个孩子我也不会回来了”,就不顾一切地冲进了暴风雪中。直到龙梅、玉荣被救之后,人们才在很远的一个蒙古包里找到昏睡过去的吴添喜。

第二天拂晓,龙梅、玉荣离白云鄂博火车站不远了。她们同暴风雪搏斗了一天一夜,走出了70多里。龙梅突然说:“妹妹,你的靴子呢?”冻得已经麻木的玉荣一愣,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脚,说:“那不是在脚上穿着么?”龙梅仔细一看,那哪是靴子,分明是脚上裹着个冰雪坨子。龙梅回走了几百米,好不容易才找到玉荣丢掉的那一只靴子,可是玉荣怎么也穿不进去了。羊慢慢往前走,龙梅想背着玉荣走,玉荣不同意说:“姐姐,你哪能背动我,我坐在这,你去把羊拢回来。”

于是,龙梅找了个山沟把玉荣安顿好,又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玉荣穿,这才去追赶羊群。羊群要过白云鄂博火车站的铁道了,就在这里,她遇到救命恩人哈斯朝禄和他的儿子那仁满都拉。同样是2月9日这一天早晨。牧民哈斯朝禄早早地起来,为专程来探望他的在内蒙古财政厅工作的老同学特木尔高力陶做早饭。哈斯朝禄牵着狗,和9岁的儿子那仁满都拉一起送老同学前往白云鄂博火车站。哈斯朝禄一行在雪原上走了半天,赶到白云鄂博火车站时,已经快到下午3 点,10分钟后开往包头的客车就要发车了,而特木尔高力陶还有一些别的东西存放在两里外的达茂旗物资局办事处。取了东西再走,显然是来不及了。他们只好在白云鄂博又住了一夜,让特木尔高力陶坐明天的车走。

1635126229371321.png

可是,到了第二天,风刮得更大,雪下得更猛了。哈斯朝禄很着急,他惦念家里一群羊,他来不及把特木尔高力陶送上火车,就告别了老同学,背着年货,拉着儿子领着狗,急匆匆地踏上了回家的路。上午11点左右,哈斯朝禄和儿子那仁满都拉穿过了铁道。他们看到铁路西的一道浅沟里有一群羊,约有三四百只(后来才知道,那群羊一共是384只),暴风雪中的羊群,身上挂满了冰溜子,肚子瘪瘪的,在风雪中颤抖地挤在一起,不时发出微弱的咩叫。一开始,哈斯朝禄还以为是他们家的羊———铁路西这一带是他们公社的牧场,一般情况下,只有他们公社的羊才会跑到这里。哈斯朝禄的心忽地一沉:别是两个女儿冻坏了,羊群跑到这里来了?于是,父子俩仔细地检查了羊群,知道那不是他们家的羊,哈斯朝禄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哈斯朝禄断定这是他们公社的羊,不管是谁放的,它们肯定是走丢了,便决定把羊赶到桑布家,再求桑布骑骆驼把羊群赶到大队去。父子俩赶紧哄赶起了羊群,发现有三只死羊。哈斯朝禄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人,他让儿子留下看着羊群,他自己则背起那一只尚未冻硬的公羊往附近的车站走去,想寄放到那里。在父亲走后,那仁满都拉看见从西边山坡上走来一个女孩,他就问:“这是你的羊吗?”她“嗯”了一声表示认可。送死羊回来的哈斯朝禄发现有一个小女孩和他儿子在一起。这个女孩的脸冻得发青发紫,靴子里灌进去的雪化了,在她的脚脖子上冻成了疙瘩。

哈斯朝禄问这个女孩子的名字,这才知道,她叫龙衣(这是龙梅的本名,龙梅是后来媒体报道后才叫起来的),龙梅告诉哈斯朝禄,她的妹妹还在山里面呢。哈斯朝禄把儿子留下来看护羊群,他自己立即把龙梅带到扳道房。这时正是扳道房里交接班的时候,来了4个人,哈斯朝禄把情况讲给他们听,请他们帮着救助龙梅和玉荣。这几个工人马上行动起来,给龙梅脸上、手上搓雪———这是冰天雪地里救人最常用的方法。又给她脱靴子,可龙梅的靴子和脚冻在了一起,怎么也脱不下来。

1635126261512410.png

哈斯朝禄在安顿好龙梅后又挺身而出,冲出扳道房迎着暴风雪直往邮电局奔去。他把电话打到了公社,讲了这里的情况,又找到了白云鄂博矿区领导。矿区很快组织了十来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派汽车将他们送到白云鄂博火车站那座扳道房附近。这些小伙子漫山遍野搜寻玉荣,终于在山沟里找到了晕倒在雪地里已奄奄一息的玉荣。正在人们忙着抢救的时候,区长伍龙乘坐着小车来这里,把龙梅、玉荣和已冻伤了耳朵的那仁满都拉一道送到了白云鄂博矿区医院。

在白云鄂博矿区医院保存的当年诊断资料上有这样的两组文字:

“患儿龙衣(龙梅),入院时表情淡漠,不能言语,手指手背肿胀明显,触之冰凉而坚硬,无明显压痛;两脚尚在毡靴内,与鞋冻在一起无法脱下。初步诊断为全身冻僵,冻伤休克及肾功能障碍。”“患儿玉荣,入院时呈昏迷状态。双耳肿胀,有水泡形成;眼睑浮肿,瞳孔对光反应迟钝;两小腿自膝关节以下皮肤呈紫色,踝关节以下呈暗黑色,表面有冰层附着,足背两侧动脉消失。初步诊断为:全身冻僵,上下肢冻伤面积28.5%,冻伤休克及肾功能障碍。”

经过白云鄂博铁矿医院的精心抢救,才使龙梅、玉荣姐妹挣脱出了死神的怀抱,若不是及时抢救,后果将是不堪设想。不久,这对小姐妹被组织上转送到内蒙古医院、北京积水潭医院住院治疗。国家派出了最精良的医护人员为她们治疗,并给她们使用了当时最先进的仪器和药品。但由于冻伤严重,龙梅失去了左脚拇指;玉荣右腿膝关节以下和左腿踝关节以下做了截肢手术,造成终身残疾。